南京安捷保洁有限公司
网站首页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服务项目
联系方式

联系人:刘先生
电话:025-8481078
邮箱:ahgb120@msn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保洁知识 >> 正文

善待保洁员,还有多少承诺要兑现

编辑:南京安捷保洁有限公司  时间:2012/04/17  字号:
摘要:善待保洁员,还有多少承诺要兑现
10月26日,又逢环卫工日,城市如何慰问“城市美容师”?南京鼓楼区环卫所给千余农民工保洁员每人发了100元。这份“礼”来之不易。因为经费紧张,他们直到22日才领到10月份工资。
  拿到与劳动相匹配的收入,过上有保障的生活,是保洁员们最盼的礼物。这方面,城市给了他们不少承诺,只是多半还没兑现。
  善待装扮城市“脸面”的农民工,政府要增加投入,但更要转变环卫体制,用好的制度安排来保障农民工利益。
  “收入是涨了还是降了”
  听说南京今年上半年给保洁员办社保,43岁的周文芳天天算日子。“过了45岁,就不能办养老保险。”但到了10月底,她的社保还是没办下来。
  没有社保的生活,周文芳们过得很难。在南京,因为没办医保,他们小病能扛就扛,大病自掏腰包。8月的一天,蒋万森眼前发黑,拐到小诊所,“挂了三天水,花掉300元”;胡新贵老婆最近慢性阑尾炎发作,白天干活,晚上吊水,花了500元,半个月工资没了。
  加薪,保洁员同样热盼。今年,南京主城区农民工保洁员月收入调到1200元至1500元,其中,960元为基本工资——刚到城市最低工资线。少数清扫背街小巷的保洁员,基本工资达不到最低线。下关区小区保洁员程龙根,每天忙十几个小时,月收入850元,只及南京城镇职工平均收入的三分之一。业内人士说,即便按960元定薪,算上双休日、法定节假日,以及每天加班时间,足额支付报酬,保洁员月薪至少2400元。
  考虑增长更快的劳动强度,保洁员收入是涨是降,还要打问号。
  安徽农民工老胡来宁扫了19年马路,工资从180元涨到1300元,但分管保洁的住家从250户增至500户。“今年,基本工资提到960元,涨了100多元,分管的住家多出200户,等于一人干了过去两人的活。”他说。
  享受八小时工作制,对农民工保洁员不现实。记者采访的20多人,日均工作普遍超过10小时。早上3点半上路,晚上10点下班,除掉吃饭,万梅在下关区一天干16小时。她说,“天天这样!我包的路,路边店多,垃圾就往路上倒。查到一个烟头扣五块钱。哪敢偷懒?一个月换5把扫帚。”夫妻俩每月工资2000元出头,账算到每一分钱,“儿子在下关念小学,一年借读费六七千元。”老胡工资中有340元要经社区、街道、环卫所三级考核,“每月扣100元很正常。前一阵,老婆回去4天,花160元请人代班,月底还被扣了100元。”工作出错被扣钱尚能理解,而高温费被扣,让白下区保洁员老赵纳闷,“三个月高温费540元,我就拿到200元!”
  有些闲暇,是保洁员们主动牺牲——换取微薄的夜班费。周世梅的夜晚常在华侨路度过。“一晚干4小时,能拿15元。”加班费占到她三分之一的收入。老胡因所长照顾,拿到加班资格:“晚上6点半到9点,任务轻,一个月500元。这是人人想要的美差!”
  两对夫妻一个单身汉共处一室两对夫妻,一个单身汉,共处一室……这对城里人来说也许不可想象。老赵夫妻顾不上了:住在白下区环卫所宿舍,好歹不花钱。十几平方米的屋里,摆了三张高低床。三张床彼此毫无遮拦,除了挂在铺板上的工作服。“住了三个夏天了。最多时睡过8个人。可能最近还要来一个。”老赵说。
  这一个多月,看了不少农民工保洁员的家,记者心情复杂。他们披星上班戴月下班,要住在工作地点附近,而单位宿舍很少,靠微薄的工资,又租不起像样房子。去年,省里提出将保洁员纳入住房保障,南京也表示为其建公寓,发房贴。现在进展如何?南京城管局副巡视员毛华俊说,南京主城区近8000农民工保洁员,租房占一半,住在环卫所宿舍、简易房的约一成,由街道提供简易房、车棚、消防通道的则占16%……无论自己租的,还是街道、环卫建的,好多人所住简易房都属违建,而城市拆违力度渐增,不少人被迫重新搬家。鼓楼区曾有400多间此类简易房,几年拆违下来,只剩几十间。
  来自南京房管部门的消息称,由于资金紧张,农民工保洁员尚未享受住房保障。市房改办曾提供四套房子,但因位置偏,环卫部门只得放弃。至于房贴,受访保洁员表示没领到。缓解保洁员居住难,眼下主要还靠环卫所。鼓楼区今年挤出七八十万元,盖了七处简易房,也只能解决几十户。利用百余座垃圾中转站,改建保洁员公寓,这想法热过一阵。玄武区已改建三座中转站,安排110多人入住。区环卫所副所长范萍萍说,改造一座中转站要60万元。而其他区,因垃圾中转方式不同,加之投入不菲,中转站改公寓多未推行。
  花550亿元建城市花5亿元扫城市“再过两天,保证你领到工资。”9月16日,下关区环卫所书记刘志祥安慰来讨工资的司机老魏。“他们很苦很累,早上3点就出发,往江北运垃圾,一天跑12个小时。”他说自己“像坐在火山口上”。
  环卫所长不好当。今年,南京主次干道保洁费标准从每平方米4.86元调到10元,市财政拨款由1.3亿元增至4.03亿元,加上区投入,主城区环卫经费已达5亿元。“猛增”之下,钱还是不够。业内人士透露,用在农民工保洁员身上的,就两个亿。三千正式工、几百名退休职工的工资、医疗费,都从五个亿里出。
  保洁费拨付标准备受质疑。刘志祥说,主次干道每平方米保洁成本至少10元,“拿到这个价的,只是新增道路,老路仍是4.86元,而下关老路占保洁面积的90%,经费哪够?一年缺口1000万元。”鼓楼区环卫所所长赵中柱认为,不同的路保洁成本不同,“同是鼓楼区的路,人均保洁量高则1.1万平方米,低则2000平方米。扬子江大道比中山北路更长,后者投入人员10倍于前者。标准一刀切不科学。”
  “每平方米发现两个烟头,或一只塑料袋,15分钟没扫掉,就扣1分!我真怕领导晚上出来散步。”鼓楼区环卫所华侨路分公司经理王树银感叹马路不好扫。“上世纪80年代,一天扫两遍,工作三个小时。现在,一天分三个时段清扫,中间穿梭巡查。”他所分管的广州路、汉中路等,都在闹市区,保洁员一刻不扫,到处就是烟头、传单,只好连续作业——白天干11个小时,晚上加班4小时。因为保洁丢分,有的区去年被扣掉几十万元经费。
  提高保洁效果,降低保洁员劳动负荷及工作风险,提高机扫率成了不二选择。目前,杭州机扫率已达60%,北京更是高达90%,而南京机扫率仅为20%。每天,在鼓楼区33条路上,玖生环保公司22辆机扫车都会卖力“干活”:车身驶过路牙,大转盘快速转动,将垃圾一股脑吸进“肚”。公司经理王成喜说,“一寸不落扫一遍,只要半小时。每条路一天扫三遍,想不干净都难!”而在车流密集的高架路上,比起人工扫,机扫效果好,且更安全。保洁员越广云说,天天提醒自己带手机,“以防万一!这几年,光双门桥高架这段,有几十个保洁员被车撞断手足,我被刮伤过三次。”主次干道尽量推广机扫,保洁员管好无法机扫的道路、背街小巷及小区院落,工作负荷就能降下来。机扫,会不会导致保洁员大量失业?业内人士透露,严格执行劳动法,保洁员需增一倍。好处多多,机扫为何上不去?赵中柱说,原因还在经费不足,“鼓楼主次干道外包给‘玖生’机扫,一年700多万元。环卫所怎么不搞呢?买这些车,要一两千万元。我养人都难,哪里掏得起?”
  一年花550多亿元建城市,只花5亿元扫城市——其中还有1.5亿元来自居民缴的垃圾费。部分受访者认为,无论保障保洁员利益,给其办社保、足额支付加班费、减少工作时间,还是让城市变得更干净,都要改变“重建轻管”倾向,增加环卫投入。
  不付改革成本哪能享受改革成果“环卫行业问题多,表面看是政府投入不足所致,但根子还在体制转换不畅!”这点已成业内共识。国内环卫搞得好的城市,多半环卫改革到位。打破公共服务政府包揽,把适合外包的环节推向市场,择优采购,变花钱养人为花钱买服务,这是改革之核心。管干分离,开放市场,则是改革之路径。原有环卫所,剥离“管”,即标准制定、市场监管职能后,由事业单位改为企业,参与“干”的市场竞争。
  南京环卫改革2003年即已起步,但进展不大。“环卫所事业单位帽子摘掉了,企业资格却没确立。”毛华俊感慨,现在的环卫所非蛋非鸡,只能算“活珠子”(小鸡胚胎)。
  老路回不去,新路没踏上,环卫所陷入尴尬:法人资格注销了,形同“黑户”,400多名正式工到龄没法办退休手续。当然,身份不清的环卫所离老路更近,仍按事业单位模式运行。退不了休的老职工,由环卫所发养老金报医疗费。在职正式工的医疗费,同样如此。本该由社保承担的成本,仍由单位承担,消耗了本已捉襟见肘的保洁经费。
  “事转企”受阻,企业未与政府建立契约关系,只能接受政府下达保洁任务,而非平等履约供应服务。“领导不断提高要求,不断追加任务,加班费没有,你能拒绝吗?”业内人士认为,当保洁走向市场,出价低于成本,便没人接单,市场倒逼投入到位;企业想拿订单,必须提高效率,提高保洁水平。
  环卫改革搁浅,源自一些实际问题。事改企,正式工退休后待遇问题是绕不过的坎。南京曾提出“老人老办法、新人新办法”,即自2003年底起,五年内,正式工退休享受事业单位待遇,以后,以企业职工身份退休。但此政策未能执行。当然,农民工保洁员转为企业职工,社保成本不菲,政府一年为此要花4000多万元。不付改革成本,哪能享受改革成果?有关人士指出,其实,把“活珠子”孵成“鸡”,成本最多十个亿。当年,北京、上海花费数十亿,买来环卫新体制。
  保洁质量明显提高,保洁员待遇有所提高。扬州环卫处副处长薛生这般评价改革。6家保洁公司参与扬州保洁市场竞标,中标后接纳原来两千保洁员,与其签劳动合同,办社保,否则不给订单。为了减轻人工负荷,已有4家保洁公司买了扫路车;在杭州,1.1万名农民工保洁员去年签订劳动合同,全部转为合同工。政府规定,环保合同工年薪2.5万元,平均月薪逾2000元,高出最低工资线近一倍。对其社保缴费、加班费、高温费,政府也逐一规定,用工企业若不执行,将被逐出保洁市场。其实,城市规模与南京相近,杭州环卫每年投入5亿多元,不比南京高多少。是改革,让差不多的钱,花出更高的效率和公平。
上一条:酒店,宾馆地毯清洗 下一条:暂时没有!